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金融论坛

资讯

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 > 滚动 > 正文

“隔空”对话胡道才院长:贵院的内部公函是否都不用盖章和签字

2019年07月16日   来源:凯迪社区   浏览次数:   我来说两句

  道才院长,我现年七十岁,算是古稀之年了吧。本打算向你当面讨教,而听有人说,凡是冠有“人民”二字的单位,一般情况下,人民进去都是非常困难的。于是,俺就不敢造次了。因为俺也是人民,属于“老不幸”(老百姓)的范畴。而问题是,我的问题对于我来说,如果无法解惑,我确定过不去人生那道坎。没办法,我只好咬着老牙向你“隔空”对话了。

(图片来源于网络)

  对话一:因重视农民工这个特殊群体的生存问题我愤然求助法律,而法官这个特殊群体重视吗?

  道才院长,我一直以来有个特异功能。我只要一眯上眼睛,就能看到一大群农民兄弟在高高的脚手架上挥汗如雨的样子。还能听到汗珠子“簌簌”掉落的声音。而七年了,一百多位河南封丘籍农民兄弟用自已的血汗换来了一座座高楼的拔地而起,却没有用血汗换来一分钱的收入。九龙城小区的业主也入住七年了,而农民兄弟的血汗钱至今为止还被河南益通(房地商开发商)拖欠着。

  众所周知,近些年,拖欠农民工工资已然成为政治问题。各级政府都非常重视。郑州市清欠办更以雷霆万均之势促成了我(我代表建筑商)与河南益通的相关工程鉴定协议。而河南益通却单方撕毁协议,公然对抗已生效的协约。

  政府监督下的协约竟然被无视,无奈之下,2015年,我愤然求助法律。本以为法院对于农民工这个特殊群体一定会表现得高尚并且高大。而我最终发现,某些人眼里根本没有特殊群体,农民工的生存问题决不是他们的生存问题,他们按所谓的“程序”一步一步地把农民工的工资又拖了近四年之久。并且到现在为止,还一直遥遥无期。

  我无数次仰天长叹:这就是中国法治吗?这就是中国法律吗?这就是中国的法律程序吗?

  对话二:贵院的内部公函是否都不用盖章和签字

  所谓公函,那一定不是私人能做得了主的,那得让收函的人看得见公章和领导签字;所谓内部,那一定不能向外部传阅的,对外得有保密性。可贵院(确切地说是贵院的下属中级人民法院)的公函却让我们这些外部人看到了。这个公函很奇葩,竟然无盖章、无签字。我感觉可爱的同时,更感觉其可笑,法院公函都那么和蔼可亲,试问,贵院内部还有哪些东西可以称得上庄重和严肃?

  不过,公函的内容倒气了我一下。要求我对已经合法评估过的工程进行重新评估。我就纳闷了,这难道也符合程序吗?你中院的裁定都下了,是发回重审。重审就重审呗,为什么还要发一个所谓的内部公函来指挥或左右下级法院的判决意志呢?

  道才院长,我强烈要求你能给公众解释一下,没有签字和盖章的公函到底有多少伟大之处?另外,我也可以告诉你,这个伟大的公函出自于郑州市中级人民法官马长有、赵晓涵之手。是他们两人通过伟大合作共同编织的美丽童话。他们这样的做的目的是什么,我尚且不清楚,但我想起了那句话,法官想偏袒谁,保护谁,总会有办法的。

  对话三:是法官的专业性出了问题,还是背后有大问题

  马赵双雄敢于出那个伟大的公函,我以为他们一定是通过深思熟虑的。是觉得一定会掩人耳目的。而事与愿违,双方律师首先晓知详情。再后来,全国人民都知道这事了。于是乎,好多的专家学者都对法官的专业性提出了质疑。

  2019年2月1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二)》第十三条明确指出:当事人在诉讼前共同委托有关机构、人员对建设工程造价出具咨询意见,诉讼中一方当事人不认可该咨询意见申请鉴定的,人民法院应予准许,但双方当事人明确表示受该咨询意见约束的除外。

  相关专家对上述条款的解读是这样的:一方申请重新鉴定没有问题,但是,如果先前鉴定双方有协议在先,限定双方都必须认可先前鉴定,如果不认可,将要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如果是这种情况,人民法院应不予准许。恰好,我的情况就刚好照应此款的不予准许。因为,我与河南益通在做相关咨询意见之前,是有协议的。而且协议中明确载明:“甲乙双方必须按照造价咨询公司的工程造价鉴定结果执行,否则将承担由此带来的一切法律后果”。这叫什么?这就叫有约束。

  我想,专家的解读一定是清楚明了的,一定具有公平性,公正性,客观性。而让我想不通的是,凭马赵双雄的专业性,凭法官的责任和良心,怎么会创造出那么一份伟大的公函呀!

  我又想,如果法官的专业性没有问题,那一定是马赵双雄和河南益通之间出了大问题。

网友评论

推荐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