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金融论坛

财经

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 > 产业 > 正文

私买农村土地建房不成敲诈卖家 法官偏袒恶人无证据枉法判决

2019年08月28日   来源:红网论坛   浏览次数:   我来说两句

  私买农村土地建房不成敲诈卖家

  法官偏袒恶人无证据枉法判决

  发帖人:陈昌妹,女,汉族,生于1974年5月3日

  身份证号码:532101197405031905,联系电话:18849848646

  建房不成转而敲诈

  2015年5月30日,张孟林(遵义县人)陈会昌(昭阳区人)夫妇要求转让我家享有使用权的位于昭阳区太平中学后的一块160平方米的土地作屋基地修建房屋。双方曾经协商约定:转让价格五万元,可张孟林、陈会昌带着一份自己打印的合同书和五千元现金,请着中证人陈洪昌一起到我家要求我和丈夫任天龙在他们拟定的合同上签字按手印。我家两口子都是文盲,根本就不知道合同上写些什么,加上张孟林夫妇带来的现金才5000元,与双方约定的现金5万元不相符,我们夫妇就不同意签字。合同没有签订,但他们把5千元钱丢在沙发上就走了。

  因我家居住地距离转让土地较远,张孟林夫妇没有通知我们就自行在转让土地上动工修建房屋,为便于运建筑材料,还私自将我家位于转让土地旁的一间80平米的平房推毁。我们知道后过问,张孟林夫妇承诺:今后按国家征收补偿价款支付给我家。因张孟林夫妇在没有办理任何准建手续的情况下修建房屋而被相关部门制止,无法继续修建。两个月后的2015年7月,张孟林夫妇向昭阳区人民法院起诉,竟要求我家赔还其五万元土地转让费和修建房屋所导致的损失费。在庭审中,我家请了当时在场的中证人陈洪昌出庭作证,陈洪昌实话实说张孟林夫妇仅支付了5000给任天龙家,而不是50000元,陈红法官当场就批评了张孟林夫妇。张孟林夫妇怕败诉,于2016年9月撤诉。之后,他们用足够的时间找关系,于2018年4月20日再次起诉,不但说我们得了他的五万元,还编造我们向他们借过两万元。于是,戏剧性的枉法审判拉开帷幕。

  一计不成又生一计

  陈会昌、张孟林通过昭阳区法院法官陈昌翠与审判员龚勋接洽。龚法官在没有付款凭证加以佐证的情况下,由自己法院的法官陈昌翠做假证,就此认定张孟林、陈会昌支付了70000.00元给我家,还说:5万元是土地转让费,两万元是借款,从而作出(2018)云0602民初1550号民事判决,判决第三页第三段末尾载明:8、证人证言,证明转让宅基地70000元使用费的事实,判决第4页第一段末尾又载明:第八组证据虽然证人(陈昌翠)未到庭,但证人系国家公职人员,其证言能够证明被告欠原告70000.00元的事实。这个“证人”指的是陈昌翠。介绍张孟林夫妇买我家土地的人就是陈昌翠,现在来做假证的也是陈昌翠,这个陈昌翠是个什么人,她是怎样进入法院工作的,我们不得而知。如果说国家公职人员的证言就作数,怎么还会出现国家公职人员犯罪屡见不鲜的情况呢?这样的认定、论证简直荒唐至极,纯属于颠倒黑白,混淆是非。

  本案诉争的是建房合同纠纷,实质上是土地使用权转让

  合同纠纷,无论是建房合同也好,土地使用权转让合同也罢,

  只要是合同,就必然是双方协商制作,双方对合同条款认同,

  并签字按手印认可,一式二份。因合同没有签成,我和任天龙就提供不出另一份加以佐证,而张孟林夫妇提供的合同就成了孤证,一审法官龚勋竟然没有半点质疑。我们的律师要求对合同上任天龙的签字和手印进行鉴定,一审法官一口否决。只要稍微懂得点法律常识的人都知道,收款要有收据,借款要有借条,当事人要有真实的签名手印,由此不难看出法官不是水平高低而是立场问题。本案的审判员龚勋明显偏听偏信,采信张孟林夫妇提供的假证据,作出如此枉法的判决,实属悲哀!

  我和任天龙不明白一审法官到底是得了张孟林、陈会昌多少好处,还是碍于昭阳区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假证的陈昌翠法官的面子,而作出如此严重偏离法律轨道的举措。

  陈会昌、张孟林夫妇与我家转让宅基地发生纠纷,第一次起诉失败后,就想方设法的找陈昌翠、刘守云夫妇与昭阳区人民法院法官接洽,用陈昌翠作假证,在庭审中,陈昌翠与陈会昌存在利害关系,陈昌翠本应该回避,却多次出入于法庭,与审判官龚勋讲悄悄话,导致龚法官在庭审中一再偏向陈会昌、张孟林,并作出错误的判决,陈昌翠在本案中占主导地位。显然,陈昌翠具有违法乱纪行为。

  陈昌翠的丈夫刘守云亲自对我说:我知道你家是有理的,但你家根本就整不赢对方。

  因陈会昌、张孟林只向我家转让土地做宅基地,却擅自将我家土地旁的一间砖混结构房屋推毁便于运输建筑材料,我和任天龙以财产损害赔偿纠纷起诉法院,2019年6月18日开庭审理,邓尚云是审判长。在庭审前,陈会昌、张孟林家请的两个人一到场,邓尚云就热情招呼,陈昌翠也到法庭暗示。任天龙去接的证人还未到庭就开庭,在庭审中,邓尚云直接不准我讲话,对我一唬二吓,指手画脚,对我丈夫任天龙提供的证据、证人证言不采信,威逼任天龙和我撤诉。

  涉案土地已经被陈会昌、张孟林动工修建,搞得七坑八凹、乱七八糟,还未退还,也无法复垦,被推毁的房屋也未赔偿。

  一审判决要求我和任天龙赔对方7万元,而我们只得过张孟林夫妇5千元,我们当然不服,我和任天龙当即上诉,但是我们当时没有钱交诉讼费,等到我们拿到工资去法院交时,法院说已经过期了,就视为我们撤诉了,因而二审法院就认定我们应该赔张孟林夫妇7万元了。而张孟林夫妇也上诉了,他们还觉得骗我们7万元不过瘾,还要我们陪他的建房材料费和工钱13万多(后来被二审法院驳回)。

  为虎作伥法官当帮凶

  在陈会昌、张孟林起诉我家建房合同纠纷和我家起诉陈会昌、张孟林财产损害赔偿纠纷的两个案子中,都是陈昌翠、刘守云夫妇在台前幕后操作,因陈昌翠的幕后操纵,两个法官都完全偏向陈会昌、张孟林,成了黑恶势力的保护伞、黑后台,导致有理的我和任天龙一家一再败诉。

  陈昌翠为什么要明目张胆不遗余力地帮助对方整我家?无非是利益驱使。原来,这个名字和我只有最后一个字不同的陈昌翠是我的同村人,只不过我至今是个不识字的农民,而她不知道怎么就当了法院的“国家公职人员”了。她的老公刘守云以前是检察院的科长,现在是纪委干部。张孟林、陈会昌两口子是做生意的,从陈昌翠介绍他们买我家地到帮助他们跟我家打赢官司,给了陈昌翠多少好处我们不知道,但是也不知说走嘴了还是出于什么目的,张孟林两口子过去曾经在我家透露过:陈昌翠家在荷花帝斯买房子,张孟林、陈会昌两口子给了他们6万元。说此话时陈洪昌在场,陈洪昌可以作证。另外,陈会昌还说:有一次,陈昌翠的老公刘守云在某高档娱乐会所找小姐欠费脱不了身,打电话给张孟林,张孟林、陈会昌两口子开车送了6千元(还是5千元我记不清了)去才把刘守云接出来。请看看陈昌翠、刘守云这样的国家公职人员是什么人。

  什么“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实事求是、秉公办案”,只要法院里有陈昌翠这样的人,一切就都落空,怎么能体现法律的公正无私?但我和我的老公任天龙深信:公平正义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社会主义法治国家总有说理讨公道的地方,现趁扫黑除恶的大好时机我们除了向相关部门举报,希望受到重视,并严格按党纪国法查处上述被举报人的违法乱纪行为,让两个案子最终得到公证判决。在此也向有关部门和广大读者呼吁,请你们给予我们各种渠道的支持帮助,还我们一个清白和公道。

  来源:https://bbs.rednet.cn/thread-48158114-1-1.html

网友评论

推荐信息